却道天凉秋

非常没意思的一个脑洞……



正文


赫尔和那条龙的相遇实属意外。 


赫尔是一名落魄的流浪乐师,打算去某个繁华的小镇讨生活。途径某一片森林,他感到疲倦不堪,所幸盛夏的晚上非常温和,他抱紧了自己的琴箱,背靠大树,和衣而睡。


清晨的阳光打在脸上,他迷迷糊糊醒来,眼睛还未完全睁开,朦朦胧胧的看到一团巨大的黑色物体。待他完全清醒,魂魄都被吓飞了:那是一条黑色的龙!


赫尔瑟瑟发抖,双腿发软,拼命想往后边挪动,无奈他的身后是一棵合抱粗的树木。求生本能让他将手臂横在身前,即使那毫无用处。


在他意识清醒之前,黑色的巨龙一直静静地注视着他。此时面对他的窘态,巨龙竟然开口说话了:“不用怕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声音低沉而温和。


赫尔慢慢冷静下来,大脑也渐渐投入运作:巨龙要是想吃他,恐怕他在睡梦中就已经丢了性命。生命不再受到威胁后,他开始打量着面前的巨龙。


巨龙通体是黑色的,翅膀收起,四肢强壮有力,锋利的爪子可以撕破一切动物的表皮,尖利的牙齿能将一棵粗壮的树齐腰咬断,狭长的眼睛却是金黄色的,不知是不是由于龙饶了他一命,他感觉以往觉得十分凶恶的龙的竖瞳,此时竟像猫咪一样可爱。


巨龙似乎有些不满,开口打破了沉默:“人类,你一直抱着的是什么东西?”赫尔战战兢兢地答到:“是我的琴箱,我是一名乐师,龙先生。”


龙的眸子亮了一下:“哦,我喜欢音乐。能为我演奏一曲么?”


“当然,荣幸之至。”赫尔拿出他心爱的小提琴,就着溪水声和风声,演奏了一首轻柔舒缓的曲子。龙微微眯起了眼睛,尾巴一下一下地打着拍子。


第一次为一条龙演奏,赫尔有些私心地选择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曲子,虽然他也有些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能这个时刻太具有纪念意义了,毕竟不是每一位乐师都有机会为一条龙演奏。这首曲子赫尔已经十分熟练了,仅凭肌肉记忆就能完美地演奏,赫尔稍稍分神观察着巨龙:它似乎已经沉迷在音乐中,半卧在地上,显得温顺可爱。它闭着眼睛,没有注意到赫尔偷偷打量它的不礼貌的行为。赫尔有些感动,很少有人能如此专注地听他演奏的曲子了。他们总是行色匆匆,好像有干不完地事情,偶尔大发慈悲,抬抬眼皮,赏乐师一眼或者往他破旧的帽子中扔一个硬币。想到这里,赫尔更加专注地投入到演奏中。


一曲奏毕,巨龙慢慢睁开了眼睛:“这首曲子好听极了,我好像看到了一片花海,风吹起了阵阵花瓣。”赫尔非常激动“对!对!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风之花海!”


巨龙轻轻呼出一口气,像是笑了一般:“我很喜欢你的音乐,留下来陪我吧。”赫尔有些犹豫,但转念一想:遇到能在音乐方面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人,是多么美妙又难得的事!虽然对方是一条龙。


“您能喜欢我的音乐,我非常荣幸,我愿意留下来陪您!”赫尔说。


龙俯下身体,“上来吧,人类,我带你去我的洞穴。”


“虽然我很高兴您愿意带我去您的洞穴,但我还是希望您能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赫尔。”


“哦,好的,赫尔。”




龙的洞穴空空荡荡的,赫尔有些奇怪:“恕我冒昧,龙先生,我听说龙喜欢黄金财宝和亮晶晶的东西,为什么您……”


“我不太喜欢那些玩意儿,”龙说“不过我有自己的,令人骄傲的财宝。”


龙得意地向赫尔展示它的“财宝”,赫尔看了哭笑不得,龙所谓的“令人骄傲的财宝”,竟然是些残缺破损的乐器零件:长笛的笛身,钢琴的琴键,小号的号嘴……这位龙先生真的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乐痴!


太阳已经爬上山头,赫尔觉得肚子有点饿,所幸身上还带着半块干巴巴的黑面包,他背靠洞壁坐下,一点一点地啃起来。龙见他有食物吃,走出洞穴,一拍翅膀,飞走捕食去了。


赫尔吃完面包,百无聊赖,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琴箱,脑袋中不断地模拟着一段旋律,正当他要拿出小提琴打算将模拟化为现实时。外面传来“啪嗒啪嗒”翅膀扇动的声音,龙捕食回来了。


它咬着一头鹿的脖颈,将鹿拖进山洞,撕破了鹿的脖子,滚烫的鹿血溅到山洞壁上。它就着鹿血,慢条斯理地啃食着鹿肉,尖利的牙齿磕在鹿骨上,发出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。


赫尔脸色有些发白,他不自觉地往前挪了挪,稍微远离了山洞内壁。他壮着胆子对龙说:“您不觉得有些残忍吗?”


“为什么?”龙问,“你们人类不吃鹿肉吗?”


“那倒不是……”赫尔有些犹豫,“在我们看来,活生生地咬死鹿有些残忍……”


龙还是有些不解:“把刀子捅进鹿的喉咙和用牙齿咬断鹿的喉咙,在我看来没有差别。鹿同样是被杀死,同样是作为食物,我们龙的行为和人类没什么两样。”


赫尔潜意识里觉得龙说的不对,但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反驳龙,便有些气急败坏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龙是吃人的啊!”


龙静静地盯了他一会儿,无比认真地说道:“我从不吃人,至少我自己,不是人类的敌人吧。”


赫尔愣住了,他慢慢冷静下来。他明白了: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在潜意识里就认为它是一条吃人的巨龙,所以他在它撕咬鹿的时候才感到恐惧与不适;如果是一个粗犷的猎人在他面前像野兽一般撕咬一头鹿的话,他或许并不会感到奇怪。


赫尔为自己的偏见感到十分羞愧,他想真挚地向龙道歉,但怎么也说不出口。焦虑之中,他灵光一闪,打算将刚才想到的那段旋律作为向龙道歉的礼物。


“龙先生,我刚刚想到一段曲子,想第一个演奏给你听。”龙欣然同意。


他将琴弓按在琴弦上,就当第一个音符悦动而出的时候,一种莫名的情愫让他对这段旋律做出了一些修改,这些修改不知怎么令他舒畅不已。


“很不错,”龙赞赏道,“我好像听到了对他人的歉意,还有一些令人感到温暖的东西。”


龙一语中的,赫尔突然明白,他将对龙的歉意,和相与龙友好相处的愿望揉进了曲子。“龙先生果然是我的知己!”他欣喜若狂。


赫尔开始了在龙的洞穴里常住的生活。他经常即兴地拉几下琴,龙也会给出中肯的评价。龙虽然完全不懂乐理,但它对音乐的感觉像它的野兽的直觉那般敏锐,往往精确,直中要害。森林里永远也不会缺少食物,酸甜可口的野果,鲜美的鱼在龙的火焰的烤炙下也是一种佳肴。可再美味的食物吃久了也会觉得腻,赫尔恹恹地戳着烤鱼,无比的怀念着涂着黄油的面包和甘醇的葡萄酒;再加上天气渐渐变凉,睡在山洞中,他经常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
但这怎么难得住流浪经验丰富的乐师呢?赫尔向龙打听了附近小镇的所在地,他决定用森林赐予的财富去集市上换去一些人类必需品。为什么不去小镇上居住?不不不,赫尔表示,他不会离开他的龙先生太久的。


“这样的日子真是太美妙了!”赫尔靠在龙的腹上,晒着太阳,懒洋洋地想。龙为了让赫尔躺的更加舒服,放缓了呼吸。


然而,灾难总是来得猝不及防。


由于龙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踪迹,一位屠龙者和他的队伍盯上了它。屠龙者经验丰富,他杀死了好多为非作歹的龙,他了解:即使龙口吐火焰,爪牙锋利,力大无比,坚硬的鳞片如同盔甲,但再凶猛的龙,也有它的弱点,那就是它咽喉处的软嫩的鳞片。


屠龙者胸有成竹,他看见过那条黑色的巨龙衔着猎物飞去了何方——那就是龙的洞穴的所在。“说不定这条龙还会有一个伴侣,”屠龙者兴致勃勃地想,“这样我就能一下杀死两条龙了!”


他耐心等待,直到巨龙从洞穴的方向飞向远方。他带领他的队伍向洞穴的方向走去,轻而易举便找到了洞穴。洞穴里除了一些破烂,什么也没有——赫尔恰巧去小镇购置东西了。


“好像那龙并没有伴侣。”屠龙者遗憾地想。随即屠龙者便振作起来,有条不紊地指挥他的部下们设下陷阱,并令他们藏在灌木丛中,树冠中。


龙捕猎归来,猎物的血腥味掩盖了屠龙者的气味。屠龙者一声令下,躲在树冠里的部下们一跃而出,用手腕粗的麻绳牢牢套住了龙的嘴,躲在灌木丛中的人捆住龙的四肢,龙的喉咙里发出隆隆的咆哮。人们用力地拉扯麻绳,迫使龙抬起头颅,露出脆弱的咽喉。眼看嘴上的麻绳快要被龙挣断,屠龙者抓住时机,长剑狠狠刺向龙的喉咙,龙发出最后一声悲鸣,似愤怒,似叹息,惊起了林中的飞鸟。


赫尔抱着货物满载而归,背着他的小提琴:他去小镇时总是背着他的小提琴,为小镇上的人们演奏,顺便赚些外快。他愉快地哼起了歌。前方的森林飞出了一片鸟儿,有一个不详的念头在心头涌起,他拔腿狂奔,在心中不断祈祷。马上就到洞穴了,然而,他被一片血迹骇住,怀中的物品滑落也毫无知觉。“龙先生?”他喊着,声音颤抖地不成样子。他多么希望下一秒龙出现在他的面前,任他抚摸,喉咙里发出“呼噜呼噜”像猫一般的声音。但是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他不自知地迈出了腿,顺着血迹奔跑了起来。他四肢僵硬,像被操控的提线木偶一般,毫无生气。跑到森林的尽头,他看到了得意洋洋的屠龙者,抬起一只脚踩在他的“猎物”身上,身边簇拥着好多人,向他献上酒,不断地讨好他,吹嘘他的功绩。赫尔看到他的龙先生,被人踩在脚下,金黄色的眼瞳再也不会温和地看着他,他大脑一片空白,再回过神来,已经在龙先生的洞里了。


他拿出心爱的小提琴,想着龙先生,手臂不由自主地拉出他为它演奏的第一首曲子。曲罢,他将小提琴里里外外仔细擦拭了一遍,将琴小心翼翼地与龙先生的宝藏放在一起。


“龙先生终于有了一件完整的乐器了。”他想,“小提琴对我也没什么用处了。”


赫尔回到了他在这片森林里依靠过的第一棵树那里,抱紧双臂,沉沉睡去。

跟风来一波~嘿嘿